长沙澳尔魅变装摄影
AemCD反串sy
收藏本站
新闻详情

非常反串变装---第一百六十二章 请教

“为什么爸?”岳林忍不住问。

   如果之前岳峰一见到岳林就表现出对反串很厌恶的样子,即使他开口让岳林立即退出比赛,从此不再做反串,岳林都不会意外。可是岳峰开始明明是不反对的,甚至从其谈到岳林比赛的事时候的语气看,岳峰甚至是欣赏岳林的。但就是这样,岳林才会想不通岳峰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  “不要问为什么,你只要说答不答应就行了。”岳峰盯着岳林道。

   虽然岳峰没有逼岳林,但是岳林想了想,还是点头答应了。因为她想到,就算是岳峰不让她退出娱乐圈,将来等她做了手术,吴倜也会然让她退出来。岳林可是清楚地记得,吴倜说要带她去隐居的。

   虽然最后答应了岳峰那么个要求,但是岳林认为这次回来收获挺大的,起码她再也不用担心哪天反串的事被岳峰发现了。

   接下来,岳林又应岳峰的要求,在这里陪了他三天,才和吴倜蔡绍云一起回凤凰城。

   疗养院外,岳峰和刘燕芸一直看着岳林三人所坐的出租车远去不见才回过神来。

   “小芸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怎么总觉得那个吴倜和林儿的关系很古怪,似乎,有些太过亲近了。”看着出租车消失的方向,岳峰皱着眉头道。

   “我也是这样的感觉,”刘燕芸也是皱着眉头,神色纠结了下,才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地对岳峰道:“你不知道,昨天我无意间看到那个吴倜拉林儿的手。”

   “你真看见了?”岳峰惊疑道。

   “真的。”刘燕芸点头。

   得到刘燕芸的确认,岳峰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。刘燕芸瞧他那样子挺可怕的,也知道他想什么,连忙道:“你也别想太多,也许只是两个人在玩闹呢。再说,林儿还有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,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的。”

   现在信息这么发达,岳林父辈这些人也是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恋爱叫做同性恋的。

   “但愿吧。”岳峰皱着眉头道,“下次林儿回来的时候,让他把女朋友一起带过来,我也想看看···”

   回到了凤凰城,距离全国大赛也就三天时间了。三天时间或许做不了太多的事,但是岳林还是准备找蓝鸽和金兴指导下自己,不然等到全国大赛就更没时间了。

   要找两人并不是很麻烦,因为在地区决赛之后,十强选手们是拥有向之前的明星评委请教的权利的,而从名义上来讲,各项目十强选手都是该项目评委的学生。所以虽然有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,但绝大部分十强选手都是利用大赛提供场地设施,在里面向明星评委请教的,只有像岳林这样有急事的才没有去。

   所以,根据官网上的评委信息,岳林在蔡绍云和查若翎的陪同下,在比赛场馆内置的训练场所中,很快找到了蓝鸽和金兴。评委对各自项目下选手的指导有很大的选择自由,基本上是看你顺眼,就多指导你一些,如果人家不愿意,选手也是没办法强求。

   所以见到岳林过来了,两人都上来和岳林搭话,让岳林颇有些诚惶诚恐的感觉。

   因为两人之前都曾在赛场上说过要收岳林为学生,所以一听岳林是来请他们指导的,都欣然的答应下来。一番商量之后,岳林定在了上午跟随蓝鸽,下午跟随金兴的计划。

   蓝鸽身上最让岳林心动的无疑是他的鸳鸯唱法,可惜由于时间紧张,岳林不敢在这段时间学习,怕弄巧成拙,影响她接下来在全国大赛上的发挥。蓝鸽也认为岳林现在学习鸳鸯唱法不合适,因为男女同声合唱,如果是唱得不到位,极其容易变成不男不女的太监音,只有让两种声音都清晰地同时展现出来,才能化腐朽为神奇。而想要掌握这其中技巧,是需要许多时间的,所以不适合岳林现在学习。

   不过岳林从蓝鸽这里能学的东西还是挺多的,比如伪声高音,也是蓝鸽所擅长的,岳林可以借鉴过来用在男伪声里。还有男女声如何自由流畅的转换,其中也大有诀窍。蓝鸽从十三四岁开始,就在全国各地辗转做反串歌手,一晃一二十年,其经验可是比微笑多多了。所以,以前有些困惑岳林地方,往往被蓝鸽一点就通了。蓝鸽虽然觉得岳林和一般反串歌手不同,却也没有深究太多,反倒是觉得岳林的反串天赋超乎他的想象,让其赞叹不已。

   至于下午金兴的舞蹈指导,更是让岳林受益匪浅。岳林的舞蹈虽然在栗月眼中快要接近专业水平,但是在金兴这个全国著名的舞蹈家眼中,却仍旧不怎么样。另外,金兴对岳林的指导要比蓝鸽严苛许多,岳林做得不好的地方甚至会惹她发脾气。不过,岳林并没有对此埋怨,因为她知道金兴就是这种性格,对舞蹈太过偏爱。

   除了向蓝鸽和金兴请教之外,岳林还要准备全国大赛上要用的歌曲,所以这三天她真的很忙。但是再忙,有一个地方她也必须要去,那就是陆羽的私人医院。她的药又吃完了,必须到他那里去买一些回来才行。

   这段时间,蔡绍云也帮岳林在网上查了许多资料,知道像这种比赛上的体检,抽血化验主要是检查其中有没有含雌性激素的药物成分,对于雄性激素则检验不出来。所以,才让岳林放心的用药,这样也可以防止别人发现她体内激素紊乱的情况。

   取药这种事,自然是还是由吴倜开车送了。只是两人开着车往陆羽医院去时,却没有发现有一辆出租车一直在跟随着。这也怪不得吴倜大意,因为他现在正在和岳林打情骂俏呢。

   “怎么样,明天就开始比赛了,今晚放松下吧?”

   “放松?怎么放松?”因为不用再担心被岳峰发现做反串的事,所以岳林这几天心情也挺好,反问吴倜时一脸的微笑,很有些妩媚。

   “和你这个大明星在一起,能怎么放松啊,人多的地方你都去不了,也只有去我那儿了。”说着,吴倜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。

   “你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啊···”虽然这么说,但岳林语气明显是有些娇羞了,却是想到几次去吴倜那里都和他发生过那种关系。

   吴倜看岳林这幅样子,嘴角的笑容更浓了,道:“我那里是没什么好玩的,但是我们可以谈谈人生,谈谈理想嘛···”

   岳林没有理吴倜,因为陆羽的医院已经到了。两人下车直接到院长办公室中,找到了陆羽,问他拿药。不过拿药之前,还是要让陆羽诊断一番看看病情的。

   因为来过好几次,又有关系在,所以在检查病情就不像第一次那么麻烦,不过一个小时,结果就出来了。

   看陆羽拿着几张单子,皱着眉头回到办公室里,岳林不禁担心的问道:“怎么了陆医生?”

   “你身体的变化情况比我预料的要快呀,之前是估计要一年,但照现在这种变化速度来看,你顶多只剩下半年时间,甚至更短。另外,你的药又该换一种了。”

当前位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