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澳尔魅变装摄影
AemCD反串sy
收藏本站
新闻详情

非常反串变装---第一百六十七章 在暗与光的边缘独舞

全国十强选拔赛第二轮男女对唱,岳林选择的是《烟花易冷》这首歌。海选的时候她用女声将其唱出来,那个视频出现后就一直不断地被点击,到现在点击量已经过千万了。岳林以前没变声时就会周天王版的《烟花易冷》,所以比赛前用男伪声练练,就成了这首男女对唱版的《烟花易冷》。

   果然,出其不意的选曲,优美动听的歌声再次为岳林赢得了一个双榜第一。

   因为每个项目都有八十强,而且还时不时的组织一些比赛之外的访谈节目,所以选拔赛进行的相对比较缓慢。像现代反串这一项,四轮比赛每轮之间都相隔了两三天。不过,比赛时间进行的越长,对岳林越有帮助,因为她的人气一直在不断地增长着。

   之前岳林是人气之王,现在她夺得了两个双榜第一,优美的歌声,高超的唱功进一步征服了评委和观众,赢得了更多的支持。

   现在观众们猜测最多的就是,月灵能否如同地区决赛那般,夺得所有的双榜第一,成为整个华国的现代反串之王。

   夜晚,岳林所租住的别墅区内华灯明亮,花园里的路径上有三三两两的居民在散着步,其中两个就是岳林和吴倜。

   为了方便,吴倜也从湘江酒店搬来和岳林他们一起住。这个别墅区算得上是高级住宅区,环境清雅不说,里面住的人也不多,而且都相当有涵养,不会因为碰到认出岳林是月灵而咋咋呼呼的。

   所以,晚饭过后,岳林才敢戴了一顶帽子就和吴倜出来散步。

   “明天就要舞蹈比赛了,有压力吗?”吴倜走在岳林旁边侧过脸问道。

   他这样从侧面看过来,只能看到岳林被路灯照亮的半边侧脸,发现在这种朦胧的光芒里,岳林的脸蛋儿比平时多出了一种魅惑感,尤其是眼眸中泛着那种朦胧的光,叫人看着忍不住陷进去。

   跟吴倜在一起时间长了,岳林很少因为他的注视和牵手等类似的触碰而心跳脸红。参加那么多场比赛,在公众面前露了那么多次面,她现在也算是能hold住许多种场面了。所以,虽然感觉到了吴倜灼热目光,但她却很自然的微微一笑道:“当然有压力了,要知道我现在的目标可不是十强,而是双榜第一呢。西北赛区十强里有一个舞蹈高手,明天的结果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  “你人气那么高,即使拿不到双榜第一,观众榜的第一却是肯定的,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什么。”

   吴倜的意思是,岳林霸占着观众榜第一,那么别人就无法拿到双榜第一的荣誉。

   “是啊,我有些太贪心了。”岳林听了觉得也是,便不再比赛的事情上多想,转而道:“眼看着比赛就要结束了,也不知道吴雨墨准备什么时候对付我们。”

   “吴雨墨我很了解,以她的个性,肯定会在你得到总冠军的那一刻出手,让你离开我。所以你公开帮助叔叔寻找肾源的事,最好在总决赛之前进行。那么最好的时机就是你获得华国总冠军的时候了。”看岳林担心,吴倜终于将自己的计划透露出来。

   “获得华国总冠军的时候?”岳林喃喃了句,随即扭头对吴倜道:“那我岂不是参加不了总决赛了?”

   吴倜听了一笑道:“看,刚刚某人还责备自己太贪心,现在就又来了。”

   岳林听了笑了笑没说话——她只是想在那个舞台上走的更远而已,不过既然爱情与事业不可双得,她只能忍痛割弃事业了,谁让她这种人找一个真心爱自己人那么不容易呢。

   夜凉如水,岳林和吴倜散了会让步就回别墅各自休息了,她明天还要比赛,还是极耗体力的舞蹈,自然是要养精蓄锐的。

   到了第二天舞蹈比赛,岳林在舞台上开始了自己准备好的舞蹈,现代舞独舞《暗室》中的一段儿。

   昏暗的舞台只有一束灯光打下来,随着岳林的舞动而转移。身穿着橙黄色的舞衣的岳林,诱人的身材显露无遗,让所有人都无法将其和男性联系在一起,也让所有观看舞蹈的人在心中猜测,这么妖娆的身材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。

   好的身材,让岳林的舞姿更加优美,就仿佛一个美丽的囚徒在暗室里苦苦寻找出路,却不可得。虽然无言,去让人看得心痛。

   看的人心痛,跳的人更加心痛,因为岳林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伴奏之中。不像是以前的练习,这次她是随着自己的心舞蹈,身体四肢肆意伸展,如同发泄一般表达自己那种特殊的感情。

   有从小到大,父母在外,自己一个人在家陪着奶奶时因畏惧孤独而产生的坚强,也有一直封存着那个呆在她心中的小女孩儿的痛苦;有刚踏上反串舞台时的快乐欣喜,也有遭遇白眼,听到流言蜚语时的辛酸凄楚;有得到爱情时的惊喜,也有为得到爱而妥协的怅然。

   舞着舞着,岳林感觉自己漂浮起来了,她看到了台下无数双注视着舞台的眼睛,然后一低头,她就看到了自己,在暗与光的边缘挣扎般舞蹈的自己。

   呵,原来自己跳的这么美,这么感人啊。

   一声轻叹,岳林不由自主的流下了两滴泪水,在舞曲终止的刹那,随着她骤然凝结的动作坠落在舞台上,摔得粉碎。

   “啪啪啪”

   台下掌声忽然间响起,如同潮水般一波*的向赛台上涌去,让岳林出现了一阵阵耳鸣的感觉。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看了眼坐在前排的吴倜、蔡绍云等人,又看了眼旁边隔着吴雨墨办公室的那堵墙壁,忽然间觉得那些掌声都变得离自己很远。

   听完了评委和主持人如同在远方的点评和讲话声,岳林微微鞠了一躬,脚步虚浮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披上了之前脱下的衣服,她才看向打分的大屏幕。

   评委榜495分!暂时第一!

   观众榜同样暂时跃居第一!

   岳林没有因为得到高分而喜悦,她只觉得自己有些头晕。

   难道是陆医生给的药起副作用了?

   岳林心中暗自猜疑了句,便没有精力去想更多的了,坐在位置上看着别人的表演,静静的恢复着体力。

   与此同时,回到香江的吴胜之,终于从助手手中拿到了岳林的详细资料。

   翻着看了看,发现岳林果然是父母抱养的,吴胜之一下子激动了,只是他仍旧想不通岳林为什么是个男生,而不是个女生。想了想,他故作沉着的向助手问道:“能查出来他父母是在哪里抱养他的吗?”

   “具体地点不太清楚,但应该是在广南。”助手想了想答道。

   吴胜之一听是在广南,心中更加激动了,因为当初他就是在广南和那个梦中人相识相恋乃至最后无奈相别的。如此说来,岳林与他有关系的可能就更大了。

   助手在一旁看见吴胜之变换不断地神色,忍不住道:“总裁,需要查查这岳林的亲生父母吗?”

   吴胜之听了一愣,然后深深地看了助手一眼,便道:“不用了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当前位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