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澳尔魅变装摄影
AemCD反串sy
收藏本站
新闻详情

非常反串变装---第一百七十一章 直播爆闻

吴雨墨此时心中怒火滔天,所以听见负责人的话,就是脸色一寒,叱道:“我让你做你就做,哪来那么多废话?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走人?!”

   见吴雨墨当面发火,这个负责人也知道事情没有回环的余地了。他虽然觉得吴雨墨的做法对岳林太过残忍,但却不想因此丢掉饭碗,当即为难的点下头,去招呼其他工作人员准备做吴雨墨说的事。

   吴雨墨见工作人员忙碌起来,才寒着脸带刚跟过来的纳兰萝莉一起回办公室。

   纳兰萝莉虽然没听见吴雨墨对那个负责人说的话,但也猜得到吴雨墨想做什么,跟在后面忍不住道:“雨墨姐姐,之前的事都只是玩玩,没必要动这么大肝火吧?”

   “玩玩?”吴雨墨回头瞪了纳兰萝莉一眼,又叱道:“只是玩玩我都被那个野种骗那么惨,要是来真的,我岂不是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?”

   说完,吴雨墨便头也不回的往自己那间特殊办公室走去。她要亲眼看着岳林和吴倜被打击的后的样子,让这两人知道欺骗她是没有好下场的。

   赛台上,岳林已经致辞完毕,拿着奖杯站回自己的位置。她心中忐忑不安,所以根本没注意第二名十强选手在说什么,而是微颦着秀眉,时不时的看一眼旁边的那堵墙。吴雨墨的霸道她是深有体会的,她现在也很害怕吴雨墨恼羞成怒之下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。

   有了岳林在前面为公开为父亲寻找肾源的事,第二名选手的致辞就显得平淡无奇了,所以观众们大都还在议论岳林的事,只是偶尔会朝台上看一眼,而这一眼大多还是给岳林的。

   本来所有人都以为这次颁奖典礼就要这么平淡过去的,可是突然之间,四周的屏幕一变,致辞选手的声音也消失,所有的音响和屏幕都被后台控制了。而后,几个超大高清屏幕一变,显示出两行腥红的大字来。

   还没等观众从那两行字所透露的惊爆信息中反应过来,赛场中回荡起一个刻板的中年男子的声音,将屏幕上话念了出来。

   “鉴于比赛举办方调查组刚刚得知,现代反串十强选手岳林,实为双性人,且近期一直服用激素药物,故取消其十强资格,逐出大赛。”

   这一切说起来挺长,其实都是在突然之间发生的,以至于岳林听到这句话后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话的内容是什么,随后她大脑就变成一片空白,不能思考了。

   可是,她的眼睛还能看,耳朵还能听。于是她就感觉到那些听到的,看到的都在离自己远去,而自己灵魂,再一次如同那天跳舞般,漂浮起来了,醉了酒般摇摇晃晃的往天空飘去。

   岳林看到自己身子软软的倒在地上,周围的人都散开来,离自己远远地,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。随即台下一个很熟悉的男人,猎豹一般的跃上高高的赛台,冲到过去抱起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  再然后,岳林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剧烈摇晃起来,空间粉碎成黑洞,一下子将她吸了进去,世界瞬间变成一片黑暗,再也没有了任何知觉。

   “岳林,岳林!”

   吴倜抱着岳林晃了两下,见岳林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,不由满眼怒火的看了眼那堵墙壁,随后不管已经乱了的赛场,也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,抱着岳林快步走下赛台。

   蔡绍云也没有想到会突然之间出现这样的变故,等到他醒悟时,吴倜已经冲上赛台将岳林抱起来了。这时他见吴倜抱着岳林下来,立马迎了上去,追着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不是保证那事不会泄露出去吗?怎么”

   “你闭嘴!”吴倜回头吼了蔡绍云一嗓子,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往挤着人群往外面走去。

   突然之间碰到这样的变故,蔡绍云心中本来就很生气,现在被吴倜一吼,恨不得立马上去跟他干一架。但看着昏迷的岳林,他还是忍住了,扭头去对旁边还处于茫然中的郑柯几人道:“快,这里太乱了,大家一起护着岳林出去。”

   几人心中虽然满是疑问,看了看前面艰难的挤着人群的吴倜,和其怀中脸色苍白的岳林,也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。当即便和蔡绍云一起挤到吴倜前面,推开两旁涌上来的人,奋力往外走。

   这次颁奖现场来的不仅有普通观众,也有好些记者,再加上其他好事的人,才会造成吴倜几人通路被拥挤堵塞的场面。但好在这些人还没有彻底的乱,也没敢太靠前,才硬被吴倜、蔡绍云几人挤开一条路冲出了赛场

   赛场的混乱自不必说,因为是直播,所以电脑、电视机前观众的惊讶同样不小。不过再怎么样,也只是议论而已,毕竟事情与他们切身利益无关,只能当做谈资话题。然而,之前同样在看着电视的岳峰和刘燕芸却是愣了。

   等两人回过神来瞧见电视上信号中断的提示,都是满脸的担忧之色。

   刘燕芸这时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,眼含泪水的抓着岳峰的手,问:“孩子他爸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  “我怎么知道?”岳峰也是满心的烦躁不安。

   “刚才,我好想看见林儿晕倒了,他,他该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刘燕芸想起之前电视上的最后一幕又道。

   岳峰紧皱着眉头,道:“不行,我们俩必须去看林儿。林儿这么做都是为了我,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,我不如现在就死了。”

   岳峰说着,起来就开始收拾起东西来。旁边刘燕芸看了也终于醒悟过来现在该干什么,稍稍镇定些后,她拦住岳峰道:“你身体这个样子,去得了哪里?还是我去吧,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   说完,刘燕芸也不收拾东西,拿了手机和背包就走了。只剩下岳峰站在床边,满眼忧色

   香江,东娱总部总裁办公室吴胜之同样是一脸的忧色。之前的直播他也一直再看,突然间的变故使他这样经历丰富的人都讶然无比。他稍稍一想,就知道这变故肯定是吴雨墨弄出来的,只有她才会和柳生美子一样,不顾一切的去做这种疯狂的事。

   这么一分析,他又推出另一个事情来—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吴雨墨这么疯狂,但这个岳林很可能真的是双性人。

   想到双性人,想到岳林和那梦中人几乎相同的绝美容颜,再想到当初他带梦中人到医院检查时,医生说胎儿性别为女的情景,一个想法如同闪电般击中了他——难道岳林就是当初她腹中的那个孩子,胎检只是一时失误而已?

   双性人?定然是了!

   想到自己推断出的结果,吴胜之一下子激动起来,同时也对岳林充满忧心,当即打电话给助手道:“给我准备一张机票,我要马上去凤凰那边!”

当前位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