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澳尔魅变装摄影
AemCD反串sy
收藏本站
新闻详情

非常反串变装---第一百七十二章 神秘男人,苏醒

马来西亚,当华国内陆处于春寒之中时,这里已经炎热犹如夏季了。一座靠近森林的小城里,人们都穿着清凉的短衫行走在街上,有棕色的本地土著,有白色皮肤的欧美人,也有许多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。

   但不论那一色人种,走在大街上议论最多的都是如今风行整个东南亚的超级绝世反串、变装、伪声综合大赛。本地各种媒体、杂志、报纸也抓住商机大肆报道与大赛相关的事情,街上各处报亭,杂志摊上卖的都是与之相关的报纸、杂志。

   “新闻,东亚大赛最新惊爆新闻,东娱调查组已彻底确认月灵为双性人。绝色佳人,男女难辨,现代反串之王称号遭到网民质疑!”

   一处杂志摊前,电子音箱中传出老板录制好叫卖声。许多行人围在杂志摊前翻看报纸,挑选杂志,看得出来老板的生意相当火。

   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远远地走过来,乍一看似乎很普通,但仔细看去,却发现他神色从容平静,仿佛周围的一切喧嚣都与他隔绝似的,就算是那杂志摊音箱中传出的巨大声响,都对他毫无影响。

   在他前面,一名刚买了报纸的男子低头看着报纸匆匆走过来,眼见就要撞上他,却被他脚步一措让了开来。然而错身而过后,中年男子却是一下子愣在了原地,因为,他从之前男子手中的报纸上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女子。

   那女子很美,却不是中年男子发愣的原因,而是因为那女子与一个女人有**分相像。而那个女人,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。

   男子脸上的从容之色消失不见,微皱着眉头,走近了杂志摊,轻而易举的挤了进去,扫了几眼,就拿起一份报纸,给了老板几块钱转身离开了。

   出来后,男子迅速的翻阅着报纸,越看眉头皱的越紧。因为他发现那个让他停留的绝美女子,正是那音箱中所喊的“绝色佳人,男女难辨”的双性人月灵。

   没多大一会儿,将报纸上关于月灵的信息都看完后,男子将报纸揉成一团随手扔进了十几步外的垃圾箱里,深吸了口气,喃喃道:“花月,我终于找到我们的孩子了。”

   喃喃之后,男子脸色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平静从容,挤回杂志摊前,将所有关于月灵的报纸杂志,不管今天的,昨天的,还是前天的都买了一份。然后夹着厚厚的一摞,在周围人有些奇怪的目光中搭上路边过来的一辆的士。

   杂志摊老板收起了男子给了钱,看着他进了的士,才轻笑一声道:“这月灵的魅力还真是大呀,而且不分老中青,让我又小赚了一笔”

   男子坐着的士一路直往小城附近的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,在路上他将那些关于月灵的报纸、杂志全都看完了,里面关于岳林的可靠消息也都一个个牢记于心。等进了吉隆坡下车后,男子就随手将报纸、杂志都扔进了垃圾箱。

   而后他找到了一处公共电话亭,拨通了一个电话,对那边道:“我要一个人到华国去,应该会待比较长的一段时间,帮我准备好相关的证件等物品,下午六点之前送到吉隆坡机场一号厅。”

   那边接电话的女子应了声是,然后才问:“你出来多久了?去华国做什么?”

   男子听了女子的问话,顿了顿道:“今天刚出来,至于去华国做什么,那不是你该管的。”

   说完,男子也不管电话那边女子是否还有话说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  做完这些后,男子找了一家酒店,叫来许多鸡鸭鱼牛肉,大吃了一顿。然后出来,一路往人多的地方走,到了一条绝大部分都是华人的街道后,拐入了一家黑网吧中,交了钱,便坐到一处包厢中上起网来。

   男子上网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查询关于月灵的信息,网上关于月灵的信息比他早上在的士中看的多多了,所以他一直看到下午四点多,才出来乘的士赶往吉隆坡机场。

   男子到了吉隆坡机场,已经快要到了六点了,进了一号厅后,四下一扫,便往一个三十出头的漂亮女人走去。

   女人见到男子后眼中有掩饰不住欣喜,一边将一个背包交给男子,一边问道:“可以告诉我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

  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男子接过了背包,然后拍了下女子肩膀,道:“照顾好自己,不要太劳累了。”

   说完,便转身往男厕那边走去。只剩下女子看着他的背影,眼中闪着莫名的神色。

   男子进了男厕一处隔间,从背包中翻出了几张身份证,选了一张后,将自己的脸一阵揉搓,便变成了和那张身份证上的人脸一模一样了。然后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经过安检,坐上了飞机,直往华国而去。

   远在凤凰城,岳林感觉好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,不停的行走,不停地寻找,却一直找不到出路,也走不出黑暗。关键是,在这里她什么都想不起来,只知道自己应该走出去,所以只能重复而徒劳走着。

  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岳林终于看到了一点光,然后她就疯狂的向着那点光奔跑。而随着那点光在她的眼前越来越大,她也感觉越来越刺眼,终于当她奋不顾身的跃进那光源中后,她的世界一片光芒。

   光芒真的很刺眼,让岳林好半会儿才适应过来,好不容易等她可以睁开眼睛了,发现四周仍旧是一片白色。而就在这种白色中,她记起了之前的所有事。她记得,好像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双性的怪物了。

   有些奇怪的是,她现在居然对这件之前让她昏迷的事一点感觉都没有,就好像是无所谓了。

   不就应该无所谓了吗?反正从那一刻起,一切都与我没有关系了。

   这么想着,岳林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在她苍白的脸上显得是那么的阳光灿烂。

   笑了一会儿,岳林就感觉到精神疲惫,没有想那么多,她闭上眼睡了。

  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岳林又自然地醒了过来,这次她没有再去胡思乱想,而是打量起周围来。还是那洁白房顶和墙壁,扭头一看,岳林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,趴在床头柜上小憩。

   她的母亲,一个即使睡着了依旧显得满身疲惫的中年妇女。

   在病房里扫了一眼,岳林发现除了刘燕芸,这里并没有其他人,她又笑了,笑得有些惨然。

   呵呵,果然都离开我了吗。也是,像我这样的怪物,像我这样欺骗了他们那么久的人,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。或许,这世间上也只有爸爸妈妈才会这样永远的关护我吧。可惜,这次我真的给他们丢脸了。

   不过,爸爸妈妈,只要你们还在,我就会努力地活下去的,无论多么艰苦不如意,我都会努力地活下去,一直陪着你们。

   咬了咬牙,岳林冲刘燕芸轻轻地喊道:“妈”

当前位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