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澳尔魅变装摄影
AemCD反串sy
收藏本站
新闻详情

非常反串变装---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也是月灵干爹?(上)

“我还不太饿。”岳林轻声回道,看向蔡绍云的目光有些复杂。蔡绍云刚才的异样能瞒得过别人,却是瞒不过她的。不过,两人终究是有缘无份,没有必要再纠缠了。

   刘燕芸适时地接过食盒,笑道:“你挂了几天的盐水,怎么会不饿呢,还是吃一点吧?”

   岳林有些孩子气的道:“我就是现在还不想吃嘛。”

   “那好,你想吃的时候再说。”刘燕芸也不强求,接着扫视了眼病房里的人,便道:“你们在这里聊吧,我到外面去吃。”

   说完便拿着食盒出去了。

   见刘燕芸这个家长走了,病房里气氛稍稍活跃了些。查若翎过来坐在床的另一边,面带笑意的道:“你可是瞒的学姐好苦啊,你说我现在该叫你学弟还是学妹呢?”

   说完,查若翎也不待岳林回答,就主动抓住了岳林的一只小手。她的动作可是比刚才吴倜光明正大多了,没有一点避讳别人的意思。

   虽然之前岳林和查若翎在一起时,就已经发展到如同姐妹般的关系,平时拉拉手相互嬉笑打骂纯属正常,但是这会儿病房里还有那么多人,尤其是以前的同寝,所以岳林还是微微脸红,想将手从查若翎手中抽出来。

   “你看你,还害羞了,是觉得学姐占你便宜了吗?”查若翎继续调笑道。

   这下岳林终于忍不住轻声道:“我现在还是个男孩儿,你就是占便宜了。”

   说完,岳林自己都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,那边的郑柯、王梓、岳杰武、微笑也都是笑了。郑柯甚至还忍不住打趣道:“学姐,你现在想占便宜就尽快占吧,过些日子可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  查若翎,听了不以为许反而接着道:“还真是,我这个女朋友可要趁这段时间多取些福利。岳林,你都不知道,伯母刚过来时看见我还要跟我道歉来着呢”

   就这样,一行人在病房里或站或坐的都和岳林聊了几句,让岳林安安心。半个多小时后,几人就以不打扰岳林休息为由一起出去了,等再回来时便只剩下吴倜、蔡绍云和刘燕芸。

   “妈,你也该累了吧?要不我让绍云送你回我那儿去歇息?”岳林见刘燕芸脸上有疲惫之色,问道。

   刘燕芸本想留下来多陪岳林一会儿,但瞧见旁边的吴倜,心中一动便应道:“那好,你自己也要注意多休息。”

   “嗯。”岳林点头,然后看向了蔡绍云。

   蔡绍云也知道岳林也是借故打发他走,颇有些无奈,但还是点了下头,带着刘燕芸出去了。这下,病房里就只剩下吴倜和岳林了。

   吴倜关上了房门,然后才回来坐在岳林床边,再次握住了岳林的小手,目露愧疚之色的道:“这次的事怪我,是我没想周到,对不起。”

   “要我说一声没关系吗?”岳林轻轻一笑,旋即轻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很早我就想过有这一天,只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样快而已。”

   吴倜不知道怎么回应岳林的感慨,只能道:“事情原委我已经查出来了,是陆羽受到吴雨墨手下的胁迫说出来的。吴雨墨感觉被我们骗了,恼羞成怒才做出那样疯狂的事。哼,这个疯女人跟她妈一样。”

   岳林听吴倜最后一句有些奇怪,很想问问吴倜和吴雨墨母女究竟是怎么回事,但想到吴倜一直没有主动说,肯定是不想让自己知道,便放弃了。只是她想了想,又问:“那吴雨墨怎么会找到陆医生那里呢?”

   吴倜听了岳林问题,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,道:“这件事本来我也想不清楚,但是吴雨墨可能是觉得那样对你还不够解气,又派人将向她告密的人交给了我,向我示威。你知道那人是谁吗?”

   “谁?”半天岳林还真想不到谁会这样苦费心机的对付自己。

   “以前骚扰你,把你误认为小姐的那两个无良校友。”说着,吴倜的脸色变得冷肃起来,“之前我将他们送到了凤凰监狱,却没想到他们出来后不思悔改,居然还暗中监视你,拍了我们许多照片,其中就有我们去陆羽私家医院的情景。那家伙在领奖的那天将照片都拿去交给举办方,想让他们撤销你的资格,恰巧让吴雨墨碰到,于是便有了后面的事了。”

   岳林听了也是一时默然——她在想,若不是当初自己那番误会,或许后面根本没有那么多事儿,秘密也不会被暴露。要怪那两个人吗?或许一切都是因果报应吧。

   想到这里,岳林不禁问:“你没把他们怎么样吧?”

   吴倜一笑道:“你心地倒是挺善良的,怎么,还想放过他们?你恐怕还不知道吧,那小子连吴雨墨都一同算计了,录了她和陆羽的对话,连同偷拍的那些照片,一起发到了网上,将你的名声彻底的污蔑了。”

   岳林听吴倜提起自己名声,又是一阵默然——自己现在还有名声吗?或许今后再也不需要那个东西呢。

   吴倜继续道:“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可恨,让他们算计过一次,我又怎么会还留他们在这世上”

   吴倜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,觉得告诉岳林这些,未免会让她不舒服。可是他是真心待岳林,所以刚才就没想太多,说的快了些。

   岳林微微皱眉,听吴倜言语间两条人命仿佛儿戏,忽然间觉得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远。她不喜欢这种感觉,所以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龙涛和力源的事,转移话题道:“我妈说我必须要动手术了,能和我说清楚吗?”

   吴倜也不想再提龙涛的事,便顺势道:“医生说你的身体女性那一部分变化得太快,顶多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调整,就必须做手术了,再晚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”

   就在吴倜和吴胜之聊着的时候,这家医院来了位中年人,很客气的向前台护士道:“请问,岳林是住在哪间病房?”

   一般来说,有人来探访病人,只向前台说姓名,是很难得到结果的,多半还要说一些其他信息。但是那前台护士听了,却是仔细的打量了中年男子一眼,反问:“找月灵?你是记者?我们这里是不允许记者打扰病人的,所以还请你离开吧。”

   这个护士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岳林刚刚住进这件医院的当天,就有大批记者闻风追了过来。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知道岳林住在这家医院的,来了就要采访岳林,但是医院哪里肯让他们骚扰病人?所以都赶了出去。后来便有记者扮成岳林的亲朋好友来探病,便是向中年男子这样的。

   中年男子虽然没想通护士为什么这么说,但还是道:“我不是记者,我是岳林的干爹。”

   “干爹?”护士听了一愣,旋即扑哧一声笑了,却是想起最近的一般微电影《干爹》,心情大好之下便道:“行,你这个名头还没被人冒替过,我就告诉你吧”

当前位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