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澳尔魅变装摄影
AemCD反串sy
收藏本站
新闻详情

非常反串变装---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也是月灵干爹(中

前台护士见中年男子得了岳林病房号就走了,不由看着他的背影暗自思量:看这位也不像是个记者,难到真是岳林的干爹?

   想起干爹这个词,护士就想起那部微电影里的干爹,便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猜测——看这人挺富态的,很像个那些老板总裁,莫不是得到了月灵要变性的消息,想要提前来包*月灵?也是哈,月灵这么美的人,就算是变性人,那些臭男人也是求之不得的吧?

   不提前台护士在那里胡思乱想,只说那中年人按照病房号一路找到了岳林的病房,却在门前犹豫着该不该进去。

   这中年人不是别人,正是吴胜之。

   吴胜之来到凤凰这边也有两三天了,之前除了在吴雨墨那里了解下情况,就是在心中犹豫着怎么处理这件事。首先,他是不会认岳林的,因为他现在和岳林相认不会给岳林带来好处,反而会给岳林增添许多麻烦;其次,他必须要让吴倜离开岳林,因为不论岳林是不是他的骨肉,他都不想两人成为男女朋友关系;最后,他希望能做岳林的干爹,这样以后就可以慢慢补偿岳林,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经常见到岳林了。

   而他现在犹豫,是还没决定用什么理由让吴倜离开岳林。想到吴倜和其母亲一样的执拗脾气,吴胜之叹了口气,心中有了决定。

   病房里,吴倜正握着岳林的手说着温馨的话语,忽然间听到敲门声,两人都是一愣。

   吴倜以为又是哪个不死心的记者,便对岳林微微一笑道:“我去开门看看。”

   岳林乖巧的点了点头,便含情脉脉的看着吴倜去开门。

   吴倜打开门后站在那里不动,岳林见了心中不禁有些奇怪,轻声喊道:“吴倜,是谁啊?”

   吴倜之所以站在门前不动,当然是因为看到了吴胜之。他早知道自己和岳林的那些照片在网上曝光后,吴胜之会找他,只是没想到吴胜之会现在就找过来,还是在岳林的病房前。所以,他双眼微微一眯后,便对岳林道:“是我的一个熟人,有些事和我谈,你在里面等一会儿。”

   说完,也不待岳林多问,就走出去关上了房门。

   病房外面,吴倜脸色不善的看着吴胜之,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  吴胜之早已习惯吴倜对待他的态度,所以不以为意,反而扯出一丝笑容,道:“阿倜,老爸是来看里面那个孩子的。”

   听吴胜之说要见岳林,吴倜立即皱起眉头来,问:“你见她做什么?”

   吴胜之没有回答,而是道:“阿倜,你和你姐还有岳林三人之间的事,我基本上知道了。你和你姐怎么不对付,我不管,但是却不该把无辜的人牵扯进去。你看岳林现在被你们弄得这么惨,身为你们两人的父亲,我能不心里有愧吗?”

   “有愧?”吴倜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,“你也知道有愧?”

   吴胜之被吴倜问得有些恼怒,便不想多说,直接道:“让我进去吧。”

   吴倜当然不会被吴胜之刚才的话忽悠住,所以也直接问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,说清楚,不然别想进去。”

   见吴倜这样,吴胜之也不急着进去了,心想干脆就在外面将事情说清楚,于是便道:“好,我今天就说清楚。我问你,你和岳林是什么关系?”

   吴倜听了心中暗道:果然是不坏好意想拆散我们。所以冷漠的答道:“我们什么关系不用你管。”

   “阿倜,其他事我可以不管,但是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,我必须要管。实话跟你说吧,你不能和岳林在一起,最好尽快离开她。”吴胜之为了达到目的,也罕见的和吴倜板起了脸。

   可惜吴倜完全无视吴胜之的脸色,冷哼一声,干脆不说话了。

   吴胜之则继续板着脸道:“岳林她的身体就算做了手术,也不是个真正女孩儿,生育机会极小。就算是你妈活着,也不会同意你和她在一起的。你现在也是二十五六岁的人了,难道还分不清轻重吗?”

   “你还是这么虚伪,直说想让我给你们老吴家传宗接代不就完了。”吴倜又忍不住嘲笑,“还拿我妈压我?你以为我妈和你一样吗?她为了爱可以去死,你呢,你可以吗?”

   吴胜之被吴倜说的脸色涨红,可惜他心中确实有愧,所以根本找不出反驳的话来。但他打定主意不让吴倜和岳林在一起的,便换了种口气问:“你是真喜欢她,还是为了你姐斗?”

   “当然是真喜欢,而且我可以告诉你,等她做完了手术,我会和她结婚,一起生活一辈子。”吴倜以为吴胜之是在试探自己,索性将话说绝了。

   听吴倜这么说,吴胜之便知道不能用岳林是双性人这个理由让他和岳林分开了。所以心中一狠,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给吴倜看,同时叹声道:“阿倜,不是爸为难你,你真的不能和岳林在一起。”

   那张照片正是吴胜之珍藏的那张梦中人的照片。

   吴倜乍见吴胜之拿了张岳林的照片给自己看,很有些意外,但多看了两眼他就发现这不是岳林的照片。一个是照片显然有些年头了,二个是上面的女人和岳林还是有些区别的——衣服发型不一样,眉宇间的神色也有些微不同,只有八分相像而已。

   吴倜是个聪明的人,心念急转之下,立即想到了一种极其可怕可能,当即脸色就变得相当难看。

   吴胜之怕吴倜还不明白,解释道:“照片上的人是岳林的母亲,也是当年我最心爱的一个女子。”

   听了吴胜之的话,想到心中的猜想,吴倜不禁握紧了拳头,额头上的青筋也突突直跳。不过他毕竟达到一定武学境界的武者,关键时刻控制住了心境,让自己冷静了下来。然后,他咬着牙道:“就算岳林母亲是你当年的风流债,那又怎样?”

   吴胜之见吴倜还不死心,索性全都说了出来。

   “那年你母亲出事,我将你接到家里后心中非常悲痛愧疚,便一个人到广南去散心,在一家酒吧里碰到了岳林的母亲,那天我们两人都想买醉,所以便喝了很多酒那年头儿还没有一夜*这个词,发生了那种事后,我们两人就又断断续续的交往了一两个月,然后她就告诉我她怀孕了。”

   吴倜听到这里,心中几乎完全确定自己的猜想了,毕竟以前他就怀疑过岳林不是她父母亲生,只是没想到她的身世能和自己才扯上关系。

   深深相爱的人,到头来居然发现彼此是兄妹,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作弄人的了吧?

   想到这里,吴倜几乎想立即逃离这里,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岳林。但是他硬是控制住了自己,因为他也知道,越是这个时候,岳林越需要人守护。

当前位置